首页 > 女生 > 浪漫青春 > 同桌她又A又飒
同桌她又A又飒 是uu呀
110.05万 字 总点击 2 推荐票 0

〔白切黑软萌卖乖少女×真学霸高冷反差校草〕 在大佬的诸多传闻中,1vs7占了很大的一部分,阴差阳错的和大佬做了同桌之后,林青柚一度以为自己会被他一巴掌拍墙上,抠都抠不下来。 但某一天,大佬却把一朵玫瑰放到她的手心,长睫微敛,眼神温柔下来。 “如果可以,我想把世间所有东西都送给你,可你什么都不缺,我想来想去,脑子里也只有这点庸俗的浪漫,你别嫌我俗气。” [片段] 炮灰:“景行,苍蝇不叮无缝蛋,你敢说这事与你无关?” 景行淡淡抬眼,还没开口,就听小姑娘软声开了口:“怎么,你是蛆吗?这么了解苍蝇?” 炮灰:“一个巴掌拍不响,这事……” 没等他说完,一个巴掌就啪的一声脆响,落到了他的脸上。 小姑娘收回手,无辜的眨了眨眼:“够响了吗?” 不够的话还有。 1V1|校园|甜文无虐|给你明目张胆的偏爱

书友评论
〔白切黑软萌卖乖少女×真学霸高冷反差校草〕
在大佬的诸多传闻中,1vs7占了很大的一部分,阴差阳错的和大佬做了同桌之后,林青柚一度以为自己会被他一巴掌拍墙上,抠都抠不下来。
但某一天,大佬却把一朵玫瑰放到她的手心,长睫微敛,眼神温柔下来。
“如果可以,我想把世间所有东西都送给你,可你什么都不缺,我想来想去,脑子里也只有这点庸俗的浪漫,你别嫌我俗气。”
[片段]
炮灰:“景行,苍蝇不叮无缝蛋,你敢说这事与你无关?”
景行淡淡抬眼,还没开口,就听小姑娘软声开了口:“怎么,你是蛆吗?这么了解苍蝇?”
炮灰:“一个巴掌拍不响,这事……”
没等他说完,一个巴掌就啪的一声脆响,落到了他的脸上。
小姑娘收回手,无辜的眨了眨眼:“够响了吗?”
不够的话还有。
1V1|校园|甜文无虐|给你明目张胆的偏爱
同类推荐
  • 盛总,你老婆又闹离婚了

    作者 : 江有鱼

    苏若汐嫁给了女人梦寐以求都想嫁的大总裁,结果婚后,与大总裁斗智斗勇,半夜爬床说梦游,人前虐狗说演戏,抵在床头演动作戏? “妈的,老娘不干了,离婚!” 总裁霸气一笑:“那要问儿子愿不愿意!” “没儿子!” “那就生一个!”总裁强势扑倒。 出生的小包子极其讨厌吃梨,总裁偷偷拿着梨子逼问:“儿子,要梨么?” 小包子死死抱住老妈,尖叫:“不,我不要梨!” 总裁笑,“不愧是亲生的!”

  • 如火娇妻:总裁爹地送上门

    作者 : 胭脂染雪

    顾云熙是集万千倒霉于一身的招黑遭罪体质,因受渣妹陷害而失了身。 几年后,因为误惹了一只小包子,却被大包子缠上了瘾。 辛迪:“我要给阿姨做儿子,如果你同意,我可以把爹地送给你。” 顾云熙:“买小赠大吗?” 顾云熙摸摸鼻子,“或许可以考虑一下……那千亿资产。” 男人面色如锅底:“接受我原来是看在钱的面子上?” 从此以后,一家三口的日常就是秀秀幸福,虐虐渣,顺手撕撕白莲花,日子美的简直不要不要的。 然鹅小辛迪还不满足!!!整天吵着要妹妹。 顾云熙无奈地看着男人:“生不生妹妹,我做不了主。”

  • 山河为枕

    作者 : 木白1

    她师承无相子,十三岁时便入前朝,官拜太子少傅,后因前朝皇帝昏庸而被灭了国。 后又五年,当今天子有意培养太子,便封一品太傅请她入宫。 谁料十五岁太子却为了他那二十好几尚未婚娶的皇叔三翻两次坑自家太傅。 太傅表示,既然殿下想与臣成为一家人,那臣只得成全了殿下。   皇帝册立太傅为皇后的那天,太子殿下是懵逼的。他是想同太傅成为一家人,可不是让太傅当他娘啊,这下好了,惹得皇叔为红颜一怒,要夺位了。

  • 萌匪别跑:神探大人超会宠

    作者 : 露可酱

    古灵精怪可可爱爱的江湖侠盗林若雨遇上英明神武腹黑帅气的廷尉大人司马少卿。 一对想法迥异的欢喜冤家,携手断案,除奸扶弱,卿卿我我撒大糖。 林若雨张牙舞爪:“那女尸有我好看吗,大人眼睛都不会眨了。” 司马大人轻抬眉眼:“身材差了些,脾气臭了些,长得普通了些。” 林若雨白眼一翻:“身材差、脾气臭、长相普通,大人是不是眼拙了?” 司马大人邪气一笑:“要不晚上回去,本官掌灯,仔细再看一遍。” —— “禀大人,林姑娘女扮男装潜入相公馆查案去了!” 司马少卿微拧眉,查案是借口,逛窑子赏美男才是真! 入夜,男人一身轻薄红衣,眉目如画,低问:“喜欢这样的?” 林若雨屏住呼吸,脸红心跳,“司马大人要是去相公馆营业绝对秒杀头牌!” 司马少卿轻拍床榻:“以后还去吗?”“不了不了,每日看着大人就够了!” 呵,女人。

  • 报告学霸你家小可爱又睡着了

    作者 : 夏叶辞

    【吃货嗜睡千金vs蓄谋已久深情学霸】学生时代的喜欢,大概就是看见你第一眼,就喜欢上你,每次上课老师叫到你的名字时,我总会害怕迷迷糊糊的你,回答不上来老师的问题。再后来……韩沐白表白道:“既许一人以偏爱,愿尽余生之慷慨。”陆星诺回应道:“愿有岁月可回首,且以深情共白头。”一个从情窦初开到暮暮垂老的故事